2005年10月8日8点50分(北京时间11点50分),巴基斯坦境内发生7.6级地震,给本国乃至周边许多国家和地区都造成了重大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地震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立即向巴政府发慰问电,并纷纷派遣救援队伍前往灾区,同时提供了大量的物资援助。

    国际社会反应

  地震发生后,巴政府立即向国际社会发出援助请求,国际社会做出了快速反应。联合国机构组成了一个7人应急协调小组,8日晚从日内瓦启程赴巴基斯坦,为援助灾民提供支持。9日,联合国灾害评估队也赶赴灾区开展灾害评估。震后12个小时内,共有40多个国家44支救援队处于待命状态。活跃在地震灾害现场的有英国、法国、中国等约20多支国际救援队和UNDAC、WH0等六个联合国机构。

  应巴政府请求,中国救援队于北京时间9日13:10搭乘中国民航包机出发,在中国驻巴使馆的帮助下,次日中午到达巴拉考特,成为第一支到达重灾区的国外救援队。救援队由中国地震局副局长赵和平带队,有搜索、营救、医护人员以及地震专家等共49人组成,随队携带6条搜索犬、8吨专业搜救设备及救灾物资。

  中国救援队到达巴拉考特重灾区后,立即开展搜救工作,成功救出3名幸存者,医疗队救治的灾民仅有病历备案的就达591人;地震专家深入开展了灾害评估和地震监测,向联合国现场协调中心提交了5份灾区形势报告。自11日起,中国救援队开始组织协调巴拉考特地区救灾部门与各国救援机构的现场救援工作。每晚7时,在中国队的营地组织现场协调会议,先后有巴军方、世卫组织、德国、西班牙、波兰、约旦、阿联酋、阿塞拜疆等国的救援队参加了协调会,并及时将有关情况报联合国现场协调中心。

  中国救援队在巴拉考特重灾区救援工作中扮演了主导和协调的角色。他们出色的工作,良好的组织纪律,吃苦耐劳的精神,快捷的反应能力,出色的营区管理和协调各方的能力给巴军方和所有国际救援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救灾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8日当天,巴总统穆沙拉夫和总理阿齐兹就到达伊斯兰堡倒塌的公寓楼现场视察灾情,指示巴军方要全力在各灾区展开救援行动,并成立救灾特别小组,组织军民共同抗震救灾。9日,巴各地救援工作逐步展开,但因天气、人力及基础设施等问题,仍有大批灾民无法及时得到救助。而自救则始于地震发生后,在没有合适工具的情况下,灾民用双手挖掘废墟,寻找幸存者和亲朋好友的尸体。

  9日,巴政府派出直升机和运输机,向受灾地区运送军队和救灾物资。10日总理阿齐兹主持召开巴政府内阁会议,决定成立4个委员会以加速灾后救援行动。

  巴国内未受灾的地区也紧急募集款项支援灾区。还有无数志愿者拿着锹、扛着镐,成群结队徒步赶往重灾区进行援助。因缺乏有效的组织和指挥,救灾作用并没有充分发挥出来。

  巴拉考特重灾区的社会秩序良好,灾民秩序井然在装满救灾物资的卡车前排队领取救灾物资,没有发生哄抢物资、抢劫商店的恶性事件。这次地震是1900年以来巴遭遇破坏最严重的地震。地震发生后,巴政府和社会各界尽了最大努力开展救灾,但在组织协调、灾民安置、救援物资管理、卫生防疫等方面明显经验不足:

  灾情不清

  巴从未经历过如此大规模的地震,缺乏应对准备及防范措施,救灾工作比较盲目,伤亡人员的准确数字迟迟未能向外界公布。中国救援队是第一支到达重灾区的队伍,先期通过各种途径收集灾害评估结果的资料,并向巴军方提供。巴军方由于情况不清,在各地救灾物资分配上时常出现不均的情况。

  救灾组织相对滞后

  9日,巴志愿者赶往灾区,在靠近巴拉考特的地方,因滑坡造成了道路堵塞,加上无人指挥,无法及时到达灾区;另外,中国救援队到达曼色拉市后,无人同救援队伍接洽,在等待了6小时后才得知灾区的具体位置,耽误了宝贵的救援时间。

  震后两三天之内,巴没有地方紧急事务管理部门,直到第5天才有当地的新镇长来到中国救援队了解灾害情况。中国救援队在到达灾区后,及时承担起联合国灾害协调分中心和地方紧急事务管理机构的职责,协调当地救援力量及各支外国救援队,并及时将进展情况向联合国通报。

  基础设施尚未恢复

  灾区对外交通运输能力薄弱,灾区对外运输大多依靠部分恢复的山区公路和直升飞机,山区公路经常堵塞,并因余震造成的滑坡时常中断。直升飞机架次较少,运力更为有限。灾区断水、断电,通讯只能依靠电台和卫星电话。

  本国医疗力量严重缺乏

  震后初期,只有中国救援队医疗分队,医生人数有限。而当地的医疗救援工作是在震后第五天才开始的,灾民受当地医生医疗救援很少,基本上是由国外救援队诊治的。

  灾区疫情存在较为严重的隐忧

  灾区大部分尸体未能及时挖出和掩埋,废墟清理滞后,尸体高度腐烂,河水污染。因灾民安置速度极慢,大量灾民住在户外,且不能及时得到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加之昼夜温差较大,重病患者增多。巴拉考特附近村庄的灾民因公路中断、交通不便,基本不能得到救治,卫生状况堪忧,存在疫情隐患。

  几点启示

  1、提高组织协调能力

  同2004年底印尼海啸的情形类似,此次地震救灾过程凸现了受灾国自身救灾能力不足、国际救灾援助协调能力不强等方面的问题,使加强国家灾害管理能力建设的紧迫性更加突出。因此,受灾国应切实提高灾害救援能力和政府管理能力。

  2、重视医疗力量建设

  在医疗力量强的城市,医护人员较多,医疗设备较齐全,伤员能够得到及时的救护,从而使死亡人数大大降低;而在医疗力量弱的城市,由于医护人员相对缺乏,设备落后、陈旧,会出现大量伤员因延误治疗时间而死亡的情况。因此,增加医护人员的数量、购置更多的医疗设备,担负起快速抢救、治疗伤员的任务,直接关系到灾民的生命安全。

  3、加强卫生防疫工作

  地震发生后,灾区的卫牛条件急速恶化,水源中蚊虫、蛆滋生,加上连日暴雨冲刷腐败的尸体,随时都可能爆发大规模传染病。

  地方卫生部门应加强对灾区疫情的监控与防治:立即组织人员开展调查,准确掌握水源污染情况,并立即对被污染的水源进行严格消毒。同时,还应坚持对灾民安置点定期进行药品消杀,确保生活用水和食品安全,并做好宣传工作,教给灾区群众撒生石灰、不喝生水、多晒被子、帐篷内经常通风等办法,尽量避免人员生病;教育和组织学生搞好环境卫生,防止疫病发生和流行。

  4、加快生命线工程的恢复

  城市(镇)对交通、电力、通讯、供水、供气等生命线系统的依赖性很强,这些工程往往结构复杂,再加上有些工程的质量难以充分保证,布局不尽合理,一旦受到地震的破坏,很难修复到正常状态。这些系统的破坏很可能造成停工停产、生活困难或其它社会活动的障碍。

  5、保障救援物资储备

  当城市遭受突如其来的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打击时,各种急需的生活物资奇缺,为保障灾民的衣、食、住等基本需求,充足的物资储备、运输、分配等工作成为当务之急。一般来讲,各种救灾物资包括面粉、食油、消炎药品、棉被、冬装或夏装、临时避难的帐篷等等。帐篷和毛毯是秋冬季节野外的必备物品,而药品更是任何种类的大灾过后所不可或缺的资源。此次巴地震灾后最奇缺的物资当属这三项,由于灾区物资的严重匮乏,数百万无家可归的灾民在震后一周内仍被迫住在严寒的室外。

  地震灾害的发生是不可避免的,而救灾工作的成败直接关系到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和社会秩序的稳定。发达国家的先进救灾经验固然需要大张旗鼓的推广,但经济较为落后的受灾国家在救灾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更值得及时回顾和总结,以推动未来地震救灾工作的顺利进行。